adc黄渤影院

,最快更新千秋不死人最新章节!

“哦?我说的算?之前在大堂,当着小姑与老太太的面打我,可是威风的很呢!”王长琴静静的看着十娘,眸子里露出一抹冷光:“我知道的打算,想要那小畜生进入宗族,入了族谱,就有机会获得人神传承。得一丝人神血脉,就此逆改天命,是也不是?”

“怎么知道我武家有人神血脉?不过才刚刚嫁入武家,怎么会知道这等事情?”十娘闻言顿时瞳孔一缩,眸子里露出一抹危险的气机。

“啪~”王长琴又是一耳光扇了下来,冷冷的看着十娘,那白嫩的面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:“这便是与我说话的态度?看来不记得之前和我说的话了,要不要我提醒一次,叫长长记性?”

十娘闻言默然,目光闪动,不敢言语。

“我要训话”王长琴端起茶盏,不紧不慢的坐在凳子上。

十娘站立不动,犹若雕塑,只是背后雌雄宝剑轻轻震颤,眸子内剑气翻滚。

“莫非耳朵聋了?我要训话,没听到吗?”王长琴又重复了一遍:“若不想听,只管走出这个屋子,我也绝不拦。只是那三儿子想要进入我武家的大门,入了我武家族谱,却是做梦。”

十娘闻言银牙紧咬,身躯不断颤抖,然后双腿一软跪倒在王长琴面前。

“砰!”

“请姐姐训话”十娘低垂下头颅。

“不甘?不是心甘情愿?”王长琴静静的看着十娘。

如花似朵清纯女孩天真烂漫生活照

十娘抬起头,勉强挤出一个笑脸,陪着笑道:“不敢!不敢!有话姐姐尽管示下就是了。”

“呵呵”王长琴冷然一笑:“想要那孽子重返武家家门倒也并非不行,只是我却要与约法三章,以元神起誓。”

……

那一夜,没有人知道十娘的房中发生了什么,只见十娘辔头散发衣衫狼狈、鼻青脸肿的自屋子里奔出来,然后向着城外而去。

三清观内

虞七手中拿着一把刻刀,静静的雕刻着廊坊上的瑞兽,眼睛里目光不断收缩,元神感应虚空,天罡变正法不断运转,淬炼着体内的元神。

“还要想个赚钱的法子,不然我总不能一直待在山上,还要去山下买个庭院。想要赚钱,而且还是大赚特赚,就必须要另辟蹊径!”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思索,吹了吹那木屑,瞧着活灵活现的小狮子,眼睛里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。

“最关键的是,钦天监哪位怎么毫无动静,不科学啊!对方不动,反而麻烦。我还需想个法子,引蛇出洞!”

“有了!”虞七目光一动,他忽然想起前世最赚钱的一个行业:“医院。”

“医道不分家,观中的道人虽然才开始修行,但却也已经通了一丝丝药性。最关键的是,这世界科技落后,财富都累积在王公贵族手中,乃至于累积在富贾的手中。想要赚钱,还需从他们的身上下功夫。”虞七抚摸着下巴,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。

“小子,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?”大广道人来到虞七身后,拍了其肩膀一下:“小子就是一直精神紧绷,要记得放松!放松!整个人松下来,才能感受到天地间的道韵。已经如此修为,又何必总是如此紧张?总该休息一下,给别人一次追赶的机会。”

“我要借一间屋舍一用”虞七看着大广。

“干啥?”大广道人愕然:“想折腾什么?这里可是上京城,千万不可乱折腾。”

“开医馆,赚钱!”虞七静静的道:“我能赚到钱,这道观还能增添几分香火。”

“嗯?开医馆赚钱?”大广道人上下打量着虞七:“懂医术?”

“略懂”虞七笑着道。

“想开医馆赚钱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混个温饱就不错了,想要赚钱,绝不可能!”大广道人摇了摇头:“开医馆能赚钱,我道门早就富得流油了,那里还轮得到?”

“为什么不能赚钱?”虞七反倒是愣住了。

“想……上山采药要不要成本?开医馆租铺子,要不要成本?和官差打交道要不要成本?这诸般成本刨下来,还能剩下多少?再加上这世道生病的多是寻常百姓,小病都是咬咬牙挺过去,大病也看不起大夫,只能硬生生的扛着,然后扛过去就活,抗不过去就死。大家生活便已经艰难至极,又有几个能拿得出钱来看病?”大广道人眯着眼睛,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虞七。

“我看病与人并不一样,别人不能赚钱,我未必不能赚钱。况且,就算是不赚钱,也就当做好事,积德行善了!”虞七轻轻一笑:“我只问,租一间屋子,干不干?”

“干!一个月十两银子!”大广道人笑眯眯的道。

“怎么不去抢”虞七瞪了大广道人一眼:“叫小犀子给我打下手。”

“可以,我倒是要看看玩什么花样!开医馆只能混个温饱,想要赚钱是休想!”老道士笑眯眯的道。

虞七懒得理他,只是左右打量,选择了一间行人必过的屋子,然后道:“就这间。”

“可以”大广道人不以为然。

“这一百两银子是租金”虞七将银钱甩给大广道人,然后瞧着那一间宽阔的大屋子,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,下一刻转身向山顶走去。

虞七一路径直来到后山,然后头上发簪抽出,瞬间化作一般薄若秋水的长剑。

剑光飞舞,山石剥落,整片悬崖被挖空,形成了一个十立方的水池。

然后在运转土石变,那山石组成的水池自崖壁上脱落,剑光回转化作长簪,被其插入了头顶,转身扛着那十个立方的天然水池,一路健步如飞,来到了屋子前。

“滑落~”

房顶被直接砸塌,然后水池落入屋子内。然后山石融化、塌陷,整个水池慢慢坠入了岩石中,与整个岩石融为一体。

土石变演化出的神通,不单单可以汲取大地的力量,更能操控地脉的力量。

虞七对着大广道人招呼一声:“赶紧叫那群道士来给我修水池,以后我每日花一两银子雇佣们,在山上挑来甘泉,将这水池给我填满。”

大广道人看着虞七手段,不由得瞳孔一缩:“小子,究竟修行的是道法,还是武功?明明已经入了见神,武道修为通天彻地,怎么还能施展道法?”

“莫要啰嗦,找人去给我挑水”虞七不想解答大广道人的疑惑。

大广道人心知问不出底细,只是一只手伸出:“银子。”

虞七摇了摇头:“先来十天的。”

十两银子抛出去,大广道人一笑,转身向着山中走去。

十个立方的水,说多不多说少不少,不过半日便已经装满。然后虞七又在大广这个扒皮的东西身上浪费了二十两银子后,重新修缮了院子。

“小犀子,过来”虞七对着小道士招了招手。

“见过小爷”小犀子对着虞七恭敬一礼。

“以后,便在这里替爷卖水,十两银子一碗,听到了没有?”虞七抚摸着小犀子的头。

“十……十……十两银子一碗?”小犀子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“怎么不去抢钱?”大广道人在一边呜嗷一嗓子,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:“就这普普通通的山泉,一文钱都不值,敢要十两银子?”

“疯了还是我疯了?还是这世界疯了?”大广道人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盯着虞七。

“这本来是普通的水,但……”虞七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一丝丝三光神水在指尖环绕。

先天气机流转,造化之气闪烁。

“先天神……神水!”大广道人看着那一丝丝闪烁着造化之光的晶莹,顿时眼睛都红了,就像是被黏在了那手指上。

一丝丝先天神水,不过是每日诞生水滴的百分之一罢了。

“此乃先天神水,虽然仅仅只有那么一丝丝,但是……”虞七屈指一弹,那一丝丝先天神水向着水池落了下去。

“不要!”大广道人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,便要向着水池冲去。

“砰!”

虞七一把拽住大广道人衣领,大广道人疯了般,扒着门框,拼了命的往屋子里面钻。

“暴殄天物!暴殄天物啊!那可是先天神水,而且还是传说中的三光神水!此等天才地宝,一旦入了凡水,只会不断挥发,要不了一日便消散在天地间!”

“暴殄天物!暴殄天物!这样做会遭天谴的知道吗?”大广道人眼睁睁的看着三光神水落入了水池内,心痛欲裂的拽着虞七衣领,一双眼睛都红了。

三光神水,又号称是造化神水,其神妙绝非三言两语能叙说。

“说,现在这水十两银子一碗还贵吗?”虞七静静的看着大广。

“先给我来十碗!”大广道人抛下一百两银子,连忙来到了水池前,拿起水瓢便向着水池舀去。

“咕噜~咕噜~”

十碗水下肚,大广道人撑得犹若是十月怀胎的女子,躺在地上闭起眼睛,静静的默默运转功诀。

“是有些暴殄天物了”虞七看着波光涟涟的水池,露出一抹感慨。

不过,他不在乎!

不惹出点动静,怎么知道钦天监那人的动向。要给别人害自己的机会,自己才有机会反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