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 md0020

“段景霁,你也太小气了吧。”

“蠢女人,知不知道你被它占了便宜。”

“两位真的非常抱歉,平时威廉是很听话的…”

“你说什么,这臭鱼叫什么名字?”

陆司寒的音量陡然提高。

“威……威廉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段景霁的手紧紧握成了拳,哪里都不对!

昨天谢半雨一夜未归,就是住在了威廉家中,如今来到海洋馆居然还被一条叫做威廉的臭鱼给亲了!

“不想让他死就改名,改成欧文!”

段景霁程黑脸拉着谢半雨离开了海洋馆。

走出海洋馆之后,谢半雨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事情吗?”

清爽足球宝贝妖娆写真

“段景霁,我发现你挺有表演天赋的,我让你演他,想不到你真的演的蛮像的,还改名叫做欧文,该不会你的英文名字就叫做欧文吧?”

表演?

段景霁从来没觉得他刚才是演出来的,一切都是真情流露,但如今段景霁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,他对谢半雨似乎关心的有些过了头。

或许是因为她长得谢半晴一模一样吧,段景霁这样安慰自己。

“现在距离一天结束还有七个小时,我们该怎么度过呢?”

“段景霁,你以前和谢半晴在一起的时候会去哪里玩呢?”

“爬山。”

“那我们也去爬山吧,我还想露营。”

“嗯”

段景霁答应下来,立刻命人提前在山上布置起来。

一个小时后,两人来到山顶,凯文已经准备好了帐篷食物。

“谢谢你,贴心的准备了这么多东西。”

谢半雨说完,就开始从食物中翻找着自己喜欢吃的零食。

段景霁正要过去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原本段景霁是准备将电话挂断的,但是看到来电显示时迟疑了。

“怎么了?是很重要的电话吗?你赶紧接吧。”

段景霁听到谢半雨这么说,走到偏僻的地方接通电话。

“半晴,怎么打我电话了?”

“景霁,我都已经听爸妈说了,你不是前几天就回国了吗?为什么都不来看看我?”

娇俏的声音传来,透着一股子撒娇的意味。

“我这几天有点忙。”

“你以前从来不会对我说忙的,该不会是有另外喜欢的人了吧?”

“不要乱说话。”

段景霁心虚的将目光看向了谢半雨,结果看到谢半雨的脚边堆了好几个酒瓶子。

她脸颊酡红,看起来就是喝醉的样子,他一不在果然就出事了。

“半晴,先不说了,我这边信号不好,等改天见面了再好好聊。”

段景霁说完立刻挂断电话,来到谢半雨的身边。

“谢半雨,你疯了是不是,刚刚还好好的,现在喝这么多酒做什么?”

谢半雨坐在地上,醉眼朦胧的看着段景霁,随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整个人都扑进了段景霁的怀里。

“行了,我先扶你去帐篷里面休息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谢半雨制止住了段景霁。

“段景霁谢……谢你。”

“谢半雨,你喝多了。”

“不是的,我没有喝多,我只不过就是想要喝点酒壮壮胆子,你这人和他太不像了,他从来都不会用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和我说话,和你在一起我总是好有压力。”

“段景霁,我特别讨厌你,你早点坦白不就好了吗?早点告诉我,你只是想要利用我去救你的心上人,我会同意的。我也不会这么难过,我一直以为我们还能有以后的,你这种从小什么都不缺的人,根本不知道来到y国,我需要多大的勇气!”

“就凭这一点,你比不上他,你就是垃圾!”

段景霁知道谢半雨说的他是谁,那是自己残缺的一段记忆。

“但偏偏你就是他啊,我还是要谢谢你愿意演一次那个不会回来的他,让我有机会把不能告诉他的话说出来。”

谢半雨的手轻轻的环住了段景霁的腰说。

“景霁,对不起,一直都没有好好和你告别。”

“对不起,在你失忆的时候我对你不够好。”

“对不起,总是让你担心我会不要你。”

“对不起,让你因为我受伤。”

谢半雨说的是她和他的故事,段景霁却觉得心中酸涩的很。

“没关系,我一点没有怪你。”

段景霁尝试着轻轻拍谢半雨的背,语气极尽温柔。

谢半雨笑着抬头看向段景霁。

她的双眼通红有泪光。

“我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了,所以,再见吧,景霁,我单方面的和你分手了。”

“从此以后谢半雨再也不会沉浸在景霁的生活中,再也不会等着你回来了,我也会努力的向前看。”

段景霁盯着谢半雨,他一直都觉得谢半雨看自己眼中有光,但现在那光开始黯淡下去。

最终谢半雨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“谢半雨,你怎么了?”

段景霁一把扶起她,微凉的脸颊贴在她的额头上面,才发现她已经发起高烧。

她昨晚淋了雨,今天又玩了一天,身体自然受不住。

翌日,谢半雨是闻到了浓浓的消毒水味才醒过来,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一脸憔悴的段景霁。

“你终于醒了,为什么昨天发烧了还要硬撑?”

段景霁语气不善的说,每一次她出事,自己的心总是会跳的特别快。

“我也没有想到会晕过去,我还以为只要睡一觉就会好了。”

谢半雨无所谓的说,从前感冒发烧她还照样去打工呢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“简直就是胡闹,你难道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吗?”

“好了,我真的没事了,倒是有些饿了。”

“等着,我去买些吃的过来。”

“凯文,你守在这边照顾她。”

“是!”

段景霁离开之后,凯文来到了谢半雨的跟前倒了一杯水。

“半雨小姐,感冒发烧了多喝点水好的快。”

“凯文,谢谢你。”

“半雨小姐,我们少爷才是最最关心您的人,他陪了您一晚上!”

凯文其实还想说当初谢半晴病危,少爷也只是过来一趟罢了,不过想着半雨小姐应该不爱听到谢半晴这个名字,所以压下来没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