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人抖音豆奶视频_丝瓜app无限播放

易醒醒看着聂元嘉说话语气,感觉非常诚恳。

易醒醒摇摇头,心想自己是不是发疯,明明嘴上说着不相信权离亭的话,但是最后还是被他影响。

当初在国外四年,聂元嘉处处保护自己,照顾自己,怎么可能做出想要将自己卖掉这种事情。

“醒醒,摇什么头。”

“快来,我们干杯。”

聂元嘉已经举起手中酒杯说道。

“元嘉,问你个问题,慕阮枫,这个名字,有没有听过?”

易醒醒想着就当再相信权离亭一次,看看聂元嘉怎么回答,这个问题。

果然聂元嘉做出卖妻求荣的事,原本就是心慌,现在听到易醒醒问出这个问题,手中红酒杯开始微微有些摇晃起来。

“慕阮枫是谁,难道应该认识吗?”

“没事,只是随便问问,不认识就好。”

易醒醒说完微抿半口红酒,然后在聂元嘉同样去喝酒时候,剧烈咳嗽起来。

清纯唯美诱人绝对极品诱惑

“咳咳,咳咳。”

“怎么好端端的,喝口酒都能咳嗽,刚刚有没有喝进去?”

聂元嘉责怪起来。

“不过就是口酒而已,怎么这点事情都要怪我,难道这酒很贵,所以担心浪费?”

“放心,都是喝进去的。”

易醒醒淡淡笑着说道,心中一片荒凉。

趁着聂元嘉没有注意,易醒醒悄悄从包包里面拿出一样东西。

吃饭吃到一半,聂元嘉一直看着易醒醒左手边酒杯,刚才咳嗽过后,易醒醒就没继续喝过红酒。

“醒醒,我们再来祝贺,祝贺我们在一起四年。”

聂元嘉说着高高举起酒杯。

“这真的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吗?”

“元嘉,四年时间,直到此刻发现,原来我们根本看不清对方为人。”

“没有想到,在主任这个位置面前,相处四年女友是这样可以随意抛弃,而你应该同样没想到,其实所有一切,我看的清清楚楚。”

聂元嘉听到易醒醒这番话,脸色略微有些难看起来。

“什么意思,是不是权离亭和你说起什么?”

“醒醒,权离亭说的都是假的,都是故意挑拨我们感情。”

聂元嘉有些慌张开口。

慕阮枫手段阴狠,聂元嘉已经答应慕阮枫,要将易醒醒送到他的房间,如果没有做到,等待他的下场一定非常可怕。

“是我看起来过于单纯,还是你就没长脑?”

“现在去街上随便找人问问,问问他们认不认识慕阮枫,就算是个小孩都说认识,而你却说不知道,这个谎言可真是拙劣!”

聂元嘉回答不出来易醒醒这个问题,选择沉默以对。

“怎么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吗?”

“真的让我好失望。”

“元嘉,记得刚来锦都,在银座广场被以前朋友奚落,是你拿出银行卡愿意付钱,那时以为遇到真爱,现在看来不过就是笑话!”

聂元嘉听着易醒醒这番话,表情渐渐狰狞起来。

“易醒醒,究竟是谁应该失望?”

“当初拿着所有存款为你去买一条裙子,不想丢脸,但是你呢!”

“你在更衣室里和权离亭做过什么事情,自己心里清楚!”

“还有颜仙馆吃饭那回,等我离开以后,你们浓情蜜意想必聊的非常开心吧!”

“在我面前装什么贞女,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比你更脏的女人!”

“说到底,你不也是嫌弃我没权离亭有钱吗?

现在我做这些又有什么不对?”

“不要以为你们把我瞒在鼓里,易醒醒,我是学心理学的,你敢说你没喜欢过权离亭吗?

!”

聂元嘉双目瞪圆,提高音量吼道!这段时间,已经快要将他逼疯,虽然易醒醒表面非常讨厌权离亭,但是聂元嘉看得出来,易醒醒内心深处对于权离亭不一样!所以当权离亭说有一场比赛时候,易醒醒立刻答应,所以当权离亭说自己和慕阮枫勾结时候,易醒醒立刻质问。

既然这样,聂元嘉为自己打算又有什么不对!反正易醒醒早晚都要回到权离亭身边,他就压榨她的最后一点价值,为自己谋取一份好的工作,完是在情理当中。

易醒醒看着聂元嘉这副模样,只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好可怕。

“聂元嘉,我们分手,我们分手!”

易醒醒双目通红,尖声喊道。

这次谈话,等于是将两人最后一块遮羞布,彻底掀开。

易醒醒觉得愤怒,觉得难堪,从来没有想到四年男友这样想自己。

易醒醒拿起包包就要起身,但是聂元嘉比她更快一步,握住她的肩膀。

“不准走,你说分手可以,但是必须去趟8808房间。”

“为什么,因为慕阮枫他在8808房间,是吗?”

“所有事情真相,都已经说的清清楚楚,尽管这样,还是想要把我卖到那边?”

“聂元嘉,怎么能有像你这种混蛋,我们曾经是男女朋友,但可不是你的私有物品!”

易醒醒试图挣脱聂元嘉双手控制。

“给我上去,必须上去!”

“只有上去,主任这个位置,才是属于我的!”

“醒醒,看在我们相识四年份上,求你,求求你!”

“慕阮枫不比权离亭差,慕家现在发展很好,跟在慕阮枫身边,照样可以让你吃香喝辣!”

聂元嘉说着,就想强行将易醒醒拖到酒店房间。

聂元嘉非常自信,易醒醒只是一个弱女子,根本没法挣脱自己。

但是就是因为这份自信,易醒醒趁着聂元嘉没有注意,直接拿出一根防狼电棍,触碰他的身体。

“滋滋滋~”“啊~啊!”

一股强有力电流传遍聂元嘉身,聂元嘉开始抽搐,然后失去力气,软软倒在地上。

易醒醒吓得后退几步,自己不想这样做的,一切都是聂元嘉逼的!聂元嘉无法起身,盯着易醒醒手中那根电棍,蓦地笑出声音。

“哈哈哈哈,易醒醒究竟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?”

“看看你的所作所为,分明就是非常相信权离亭!”

“明明我们是男女朋友,但是权离亭只说一句,就买好电棍过来防我!”

“易醒醒,你个贱货,爱上一个杀你孩子的人!”